暖光

堆放各种cp||cp乱且杂||有时候还会自拆自逆||APH||全职高手||盗墓笔记?||Kill la Kill||背景图片来自网络_(:_亅∠)_来找我玩嘛

【APH】【联五中心】寄生

· 之前一个群里的作业……没头没脑的东西

· 无cp/联五中心/格式和脑洞源于蜂蜜柚子茶太太的《污名》和《奔流》

· 算是半架空吧


--------------------------------------

——寄  生

[APH/无cp/联五中心]

[脑洞源于蜂蜜柚子茶太太的《污名》和《广告风波》]

[本来不是这样但是字数爆了而且圆不回来…就只好又搞成这种]

 

【花体字浮现于漆黑的屏幕】

UN制片厂出品

===============================

政客站在最高处,他神情激动慷慨激昂,他大声地演讲近乎吼叫,配以夸张的肢体语言,黑压压的人群后方是大片的媒体,安在树枝上的扩音器尽职尽责地把政客的演说传达给在场的每个人和路过的行人。

 

“那是寄生于我们的毒瘤!”

 

【镜头回闪】

落地窗前的纱质窗帘被拉上,阳光被分割成碎片洒落在地上。

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化身们正窝在各自熟悉的角落,王耀及其不耐烦地扯了扯领结,弗朗西斯半眯着眼睛瞟着王耀,伊万坐在离王耀较近的地方笑眯眯地不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了。”亚瑟靠在墙上看着沙发上的几个人,其中阿尔弗雷德一个人占了单人沙发,“矛盾无法调解,无法缓和,无法避免。”

“你死我活,就是这样。”王耀简洁明了地总结,然后一一看过四人,“问题在于难道你们有应对方法吗?”

“Hero家这边已经吵翻了,”阿尔弗雷德说,“大晚上不睡觉特别烦。”

“世界的Hero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抓不住重点哒?”伊万笑眯眯地说,王耀看了看伊万就在想他的脸是不是已经僵了,“小耀钓鱼啊?”

弗朗西斯接口说道:“这钓得未免太明显了,耀。换做其他人也许还会上钩,在场的几个人……啊呀呀,耀是在和我们调情吗?”

弗朗西斯特意把“我”字咬得很重。

“你们敢说你们一开始的想法不是这样吗?”王耀摊手,一副愿者上钩的样子,“我看你们还是赶快找人吧,有些可不会想这么多……打起来就是打起来又怎么样?我偶尔也会这样想想?”

尘埃在阳光洒落的空中打转,隐约传来电视里政客的咆哮和播音员克制的声音,交织成奇怪的乐曲。

亚瑟眼里闪过冷光:“我会处理,王耀,你没必要插手。”

“小亚瑟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分一点目光给哥哥我呢~”弗朗西斯轻佻地笑,“说话的时候不关注在场的其他人的坏毛病又冒出来了吗?”

阿尔弗雷德插嘴:“我也这么觉得啊亚瑟。”

伊万笑眯眯不说话。

王耀就挂起官方笑容说:“我没有说要插手吧,而且西/欧的事情我插手大概会先被集火才对。还有Hero,既然就我们几个人你非要这样,有意思么你?”

“有啊,我觉得很好玩。”阿尔弗雷德给了王耀一个灿烂的笑。

 

【画面变黑,字幕浮现】

当政府和国家的化身发生冲突——

 

【字幕退隐,场景改变】

觥筹交错,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人们用各自的方式交流着他们的秘密,这是他们的聚会,彼此之间心照不宣为了利益的博弈。

如何最好的运用筹码,为国家获得最大利益的同时,也为自己带来利益。

 

“倘若他们不是如同木偶般的吉祥物样的存在,那我们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有人这样窃窃私语,以此为开端,这场无法调和的矛盾终于走向爆发。

 

【镜头闪回】

激愤的群众在街上游行,他们举着标语脸上用颜料表达不满,他们大声吵闹换上颜色鲜艳大字号和标语相配的T恤,他们大声地吼叫——

“毒瘤!”

“异类!非人类的异类!”

“凭什么让他们代表我们!非人类!我们不承认!”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镜头闪回】

王耀无声地叹气,看着电视画面对着视频会话那端的人说:“你说你家的人是怎么想的啊,滚出去?这得往哪儿滚啊?我们抱团再搞出一个国家来?这就好玩了不是。”

 

【画面变黑,字幕浮现】

你选择相信那边?你选择支持谁?

 

【字幕消退,场景改变】

狭小的房间里挤满了人,有人沉默,有人不知所措,有人对着电脑频幕快速击打。

 

“无论如何,我都坚持认为,国/家本来就应该忠于人/民而非政/府。所以我更愿意相信国家的化身而非总是打着官腔的政/府!”

“走吧,游行这种事情,当我们不会搞吗?”

 

【镜头闪回】

“你倒还真是放心,耀,”亚瑟说,“阿尔家可是已经打起来。”

王耀无所谓地说:“这正体现了我们家制度的优越性啊!”

亚瑟习以为常:“你看起来真是和之前一样,被骂习惯了吗?”

王耀看向窗外,天空碧蓝如洗,真是个好天气。

他说:“是啊,被骂习惯了。”

 

【镜头闪回】

游行的队伍相接触,有暴躁的人控制不住情绪大声地叫嚷,另一边也不甘示弱,于是顺理成章地发展成肢体冲突,然后就是一片混乱。

开始总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总有可能以某些人见血为结束。

人们大声地叫嚷,推让,为了他们所坚持的观点,为了他们所支持的人,为了他们应得的工资,为了上一句不知道是谁的叫骂。

 

【镜头拉近,锁定其中一人】

那人不停地嘀咕着叫骂,他双眼通红,他摇摇晃晃地走向另一边拎起球棍砸碎玻璃,捡起玻璃渣快速地冲入“战场”。

他举起球棒,在另一人躲开的时候,用玻璃渣狠狠扎进那人的皮肉——

 

【画面被溅出的血液覆盖,然后迅速变为褐红色,背景暗淡直到变黑,只余血花】

【有字幕逐渐浮出】

战争

 

【场景变化】

“也许发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才是最好的方法。”西装革履的男人微微一笑,“我们只需要一场漂亮的演说而已。”

 

【镜头闪回】

“不久刚被盟国的胜利所照亮的大地,已经罩上了阴影。”伊万做出慨慷激昂的样子,“从波罗的海的斯德丁〔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

“如果真的有铁幕那么它分割了整个世界!一边是数以亿计的人民和自以为是的政客,而另一边是代表着国家和人民的意志的我们!多么漂亮的冲突剧!”阿尔弗雷德神采飞扬,看上去就像是要去西部淘金的年轻小伙。

王耀把自己窝进沙发里:“真是有有活力啊年轻人们!既然这样不如让你们搭档去打穿铁幕,就像当年勇敢突破柏林墙的勇士们一样如何?”

弗朗西斯插话说:“耀你真的太闲了。”

“闲的是你,弗朗西斯。”王耀微微一笑,“路德维希和安东尼奥还在那边,你不过去和他好好交流一下吗?”

亚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然后挑眉。

 

【画面变黑,字幕闪现】

告别

 

【镜头闪回】

“不要担心,阿西。”基尔伯特一生之中可能难得会如此正经,但很快他就故作轻松地笑起来,“本大爷可是一个人也会很快乐的哟?阿西,之后就要看你的了啊!”

路德维希抿着嘴并不说话。

然后肥啾扑棱着飞起来,又跌回去。

“走了,阿西。要加油啊。”

 

【字幕在画面正中央浮现,然后又渐渐消退】

 “究竟政府有什么资格,来决定国家的存亡与否?”

 

【背景杂乱不堪,传来男人们争吵的声音,又逐渐归于平静】

列/支/敦/士/登和比/利/时一起匆匆离开;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站在一起向亚瑟说着什么,亚瑟眉头紧皱;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站在吧台后面抛着番茄玩,路德维希捂着胃部头疼地看着他们,他们三个说这话,没人注意他们究竟在说什么;王耀、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各自占据着一个单人沙发;瓦修的视线越过沙发三人组看向亚瑟那边,面色不善。

 

【画面定格】

“我们试图避免战争,但我们的退让使得他们变本加厉。”

 

【画面变黑,字幕闪现】

思考

 

【画面变化】

“老实说这种事情我可能已经习惯了,因为有时候无论你做了什么,总是有人对你不满。”王耀微笑着对路德维希说:“柏/林/墙/还没倒塌的时候是基尔伯特在管理并感受东/德的一切对吧?怪不得你对这些手足无措——起码比起基尔伯特应该差远了。”

 “我们某种意义上也是人类。”王耀看向那边仍在吵闹的四个人,说,“我一直认为界定人类的界限应该是是否拥有感情,和自己的思维。”

 

“而我们和他们的区别究竟在哪里?因为不老不死所以连思考的权利也被剥夺?”

 

【镜头回闪】

夕阳西下的余晖透过树杈洒落在街道上,金黄色的圆斑互相交错。

安东尼奥爽朗地笑着向王耀投掷出他手上的番茄。

然后枪响。

在空中翻滚的鲜红的番茄被子弹穿过溅出番茄汁。

 

【画面定格在番茄汁溅出的红色,除此之外全是黑色】

分歧

 

【画面闪动】

“我们和政/府的分歧在于,究竟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存在与否。人民?战争?还是政府?”荷/兰说,“我们要如何去全心全意地去信任现在的政府,是带领着国家走上正确的道路?”

【镜头回闪】

“真正的分歧是,我们明明只是国家的化身,却偏偏拥有人类的感情和自主的思维。”亚瑟·柯克兰平静地看着对方,十指交叉,白色的手套在腕处有细微的褶皱,“我有我所认为正确的事情,但这也许和政/府所认为的相悖,于是我们顺应政/府——”

【镜头回闪】

“而事后,我却更清楚地看到,我才是正确的。”王耀用手轻触玻璃窗,窗户隐约倒映出他的模样,“那当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时候,我是否应该反抗?”

【镜头回闪】

“谁会希望自己消失?即便国家的名字仍会出现在史书上,我们的名字可不会。这对哥哥我来说真是令人遗憾。”弗朗西斯故作惋惜地摇头,然后他抬头嘴角带笑,右手拿着玫瑰轻触鼻尖,“可不是每个人都想基尔伯特那个天生的乐天派一样……也不是人人都像他那么好运,有个这么令人放心的弟弟。”

【镜头回闪】

“我仅仅忠于我的人民,人民的意志即为我的意志,人民的信仰即为我的信仰。”伊万·布拉金斯基漂亮的紫色眼瞳里倒映出雪夜的莫/斯/科,红色的旗帜已经不再飘扬,“但当人民放弃之前的信仰放弃之前的理想,我也只能放弃我原本的意志,跟随人民的步伐走上另一条道路。”

 

【画面定格,褪色】

“那些自以为是的愚蠢的政客们是否真的思考过我们所存在的意义,”男声平缓,却又带着一丝嘲讽,“明明我们与国家是共存,又谈何‘寄生’?一定要说的话,这明明就是双向‘寄生’。”

【镜头回闪】

阿尔弗雷德的眼里倒映出天空的颜色,高楼顶处的风吹鼓他的衣裤,风声猎猎作响。

他语调平静,却又仿佛那之下蕴含无数激流。他说:“自由即胜利。”

“这是我自来到这个世界就在追逐的东西,无论多久都不会改变。”

“Freedom!”

他振臂高呼,如同赛场上赢了球欢呼的运动男孩。

 

【画面定格黑色渲染开来,画面变黑,之前所出现过的所有字幕高速闪动,最后全部消失不见,只余黑色背景】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有人幽幽地说,“是打国家的化身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就开始,且永不结束——

这是轮回。只要国家仍然存在,分歧就永远不可磨灭。”

 

【黑色画面中心处出现蓝紫色的立方体并逐渐变大,然后爆炸开来,碎片四散。继而碎片迅速被重新吸引回中央处绕着并不存在的中心高速旋转,又重新飞散开,画面变成亮白色,蓝紫色的LOGO出现】


寄     生

 

【画面停顿,然后LOGO逐渐隐退,画面变黑,浮现出金色字幕】

——UN制作组倾情奉献——

——新历413年12月即将上映·敬请期待——

 

【字幕破碎成碎片,画面由黑色逐渐改变,浮现场景】

男人骨节分明的握住漆黑的枪柄,枪口对准。

 

“砰——”


【完】

*:出自铁幕演说

评论(1)
热度(16)

© 暖光 | Powered by LOFTER